首页 > 娱乐
“月入1.8万吃不起肉”不全是矫情
发布日期:2023-01-30 12:58:51
浏览次数:014

  海都网—海峡都市报讯 广州郭先生近日打电话到电台向参与互动节目的月入省领导诉苦:“三年前,我们两口子每月收入一万六,不起现在才一万八,全矫情养房养车养孩子,月入压力大得不得了。不起”他表示宁愿双休日加班,全矫情这样省去周末出去玩的月入钱,每周回父母家吃顿东坡肘子就“很奢侈”。不起此说法掀起热议,全矫情很多白领深有同感,月入但也有人认为他矫情,不起“吃饱撑的全矫情”。(8月24日《羊城晚报》)

  在我看来,月入“月入1.8万吃不起肉”是不起大城市白领对自己生活状态的抱怨,而非真的全矫情经济困窘到吃不起肉了。这个群体通常收入不菲,但养完房子、车子、孩子以及日常开销外,在别人眼里不菲的收入已所剩无几——虽然披着中产的外壳,但现实太骨感,与丰满的中产生活理想之间有着巨大的差距。

  这种抱怨,在比他们收入低的人看来,无疑矫情,正如很多网友跟帖说的,“我月入不足两千,你们都吃不起肉,我是不是该喝西北风去?”不同立场的人对同一件事有不同的看法,这很正常,但中产阶层这种群体性抱怨不应该被一笑而过。原因很简单,当这种抱怨成为一种社会心态日益流行时,就预示着某种风险,正如报道中引用的数据显示,这些年在高房价和日益高涨的物价挤压下,已有约5%的“中产”掉进社会收入的底层。

  当然,中产只是一个定义,对一个家庭而言没有太大的实质意义,但如果一个社会的中坚阶层因不堪重负向底层滑落成为一种趋势,那么,它绝对不容小觑。一方面,它预示着打造橄榄型社会的现实困境,另一方面也说明社会阶层向上流动已显艰难,呈现理想和现实的割裂。

  让月入1.8万的中产们“吃得起肉”,不仅仅是减小生活负担的问题,而是关乎社会的稳定。在这当中,我们又面临一个常谈常新的问题:如何尽快推进收入分配改革以及全面铺开社会保障体系建设。(李记)

责任编辑:hdwmn_cwj
上一篇:“只招干部子女”萝卜招聘日益赤裸化
下一篇:郝鹏俊背后的“保护伞”是谁
相关文章